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剧情 > 综合剧情 > 正文

施琅大将军分集介绍(8-15集)

http://www.zcsbbs.com/ 时间:2015-08-11  来源:  作者:

第 8 集   前门外一家茶馆吴启爵和阿鳗要了一间雅座包间坐下,吴启爵说:“令尊大人到底让我捎什么话?私事国事?”阿鳗说:“行了,只是给皇上递一个奏

第 8 集


  前门外一家茶馆吴启爵和阿鳗要了一间雅座包间坐下,吴启爵说:“令尊大人到底让我捎什么话?私事国事?”阿鳗说:“行了,只是给皇上递一个奏疏,举手之旁而已,”康熙皇帝在御花园里漫步,吴启爵随侍,玄烨不耐烦地挥挥手,问:“你跟朕这么多年了,不该不懂规矩吧?你说说,朕的侍臣第一条禁忌是什么?” 玄烨说:“你的更衣箱里有一个奏疏,是施琅的,这是怎么回事呀?”吴启爵说:“既这样,臣就斗胆说上几句,三藩虽恶,凭皇上天威和八旗骁勇,这不是各个击破了吗?海贼却不然,施琅所言是真知灼见。在陆上他是劣势,可趁他离了海上老巢之机一举歼之于金门、厦门,比在海上清剿要省时省力。”康熙皇帝若有所思。玄烨笑眯眯地对吴启爵说:“你还记得她吗?常贵娥。那天在南海子打猎,宫女常贵娥险些叫蛇咬了,若不是你挥剑斩蛇,她就没命了。你们俩这也算是一种缘份吧。朕答应为你完婚,就把常贵娥赏赐给你,你们择日完婚吧。”吴启爵傻呆呆地站着没动,仿佛没听见。阿鳗在宫门外走来走去,终于看见李福全从宫里一扭三晃地出来了,陪笑对她说:“哎哟喂,你还在这傻等啊,今个吴启爵不在,皇上准假七天。


  皇上准的是婚假,他成婚去了,今晚入洞房。阿鳗的脸变得煞白,:“他,他跟谁成婚?”李福全说:“皇上赏的。”阿鳗傻了,呆了半晌,她转身上了自己的小轿。


第 9 集


  此时海葵大模大样地坐在唐妃宫中,唐妃不知怎么讨好海葵好了,搬了一大堆衣料出来,又搬出首饰盒打开,里面全是珍珠翡翠玛瑙之类,她说:“这些都是你的了,娘这一辈子欠你的,娘一直很内疚,对不起你。”海葵说:“这还多亏了姚云,她没少劝我,说毕竟是亲生骨肉,哪个当娘的愿意把女儿抛弃了呢?”在这金门岛多憋屈呀,我和姚云回台湾去玩些天行吗?唐妃无奈,说:“好吧。你真是个急生子。回头我让他们选一条大船,派五十个兵士护送你们走,海葵和姚云乘坐的船总算在鹿耳门靠岸了。


  金汉臣忙着让人搬行李。姚云已疲惫不堪,是海葵和老周头驾着下船的。施世骔的院子外面有士兵走动,显然他的自由空间依然只限定在狭小的院子里。


  他此时坐在一株棕榈树下与施明良奕棋,可以望见前面的一条官道,几辆轿车隆隆地响着,周高寿率士兵前呼后拥地保护着车驾从门前经过。他的目光一直追踪着远去的轿车。施世骔说:“好像从大陆回来什么重要人物了。”周高寿一指施世骔说:“他就是施世骔。”海葵上前几步,凑近施世骔仔细打量着,突然用手一指说:“原来是你,咱们真是有缘份啊!”姚云说:“我这次到台湾来,顺便捎来家父的问候,他很惦记你。外面都风传施公子投了延平王。”施世骔说:“我若投降了,还会这样吗?”姚云说:“我父亲岂能真的让公子投降,让你和令尊大人蒙羞?这不过是权宜之计。”施世骔说,“你的意思是假投降?”“对呀。”姚云说, “一旦站稳脚,可在他们的内部施展法术,争得人心,”


●【往下看,下一页更精彩】●
Copyright © 2007-2018 zcsbb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七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14924号-1